外贸服务平台 | 比购宝 | 检测通 | 小生意 | 行业会展网 | 产权交易中心 | 电商研究中心
为何不让AI做更正确的抉择?人类要逐渐交出控制权
http://www.ele001.com 2017-11-21 10:40:20 百方网
【中国电工电气网】讯

  人工智能如今已经有能力替我们做决定,这让我们,让这个世界都为之兴奋。但总有一个挥之不去的问题或者说“隐患”:谁将成为仆人,谁将成为主人?我们应该从不同的角度来看待人工智能吗?我们真的应该交出控制权,让人工智能自己有选择权利吗?

  也许在某种程度上,或者在某些情况下,我们将不得不放弃我们的绝对控制权。没有决策权的人工智能就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人工智能。

  机器学习有时必须是不受影响的

  如果每次做出决定时都要等待人工输入,那么我们根本没法利用机器学习的优点。例如,如果一辆自动驾驶汽车在转弯或减速前需要向人询问输入信号,那么它根本就不可能完成这项工作。那么这种车和我们今天所认知的汽车就没有什么不同了。

  在我们生活中不得不做出这么多的决定的情况下,我们想尝试把一些决定权交给机器。如果你相信Microsoft To-Do的数据,他们统计说我们每一天都要做35,000次决定。目前没有研究表明支持这一数据。但康奈尔大学透露,我们每天做超过200个仅仅是关于要吃什么的决定,所以这是一个合理的推测。

  其中有趣的是,大多数决定都是出于人类本能。我们甚至都不去想这些决定,因为它们是固定存在我们大脑里的。当我们开车时会下意识远离潜在的危险,或者因为前方出现的意外事故而放慢速度时,这些都是我们做出的决定。当我们把目光转向有噪音的地方的时候,我们又做出了另一个决定。为何不让AI做更正确的抉择?人类要逐渐交出控制权

  我相信如果我们想自动化处理任务,我们需要赋予机器决定权来让它们做出类似的决定。我不认为把很多非主观意识的决定交给人工智能做会有什么问题。驾驶汽车过程中避开危险与决定我们开车的方向这两种选择是不同的。我们可以为我们必须做的决定画一个底线。

  而且幸运的是,我不是唯一一个认为需要做决定底线的人。然而,如何以及在哪里去画这条线,还有待我们讨论。

  我们在哪里划清界限?

  斯蒂芬·霍金、埃隆·马斯克、比尔·盖茨以及几乎所有科技界的人都警告说,人工智能可能会接管世界,并将我们从地球上抹去。马斯克是未来生命研究所的主要捐助者,该研究所决心保持对人工智能的控制权,并准备为阻止让我们交出控制权的立法作斗争。立法行动将是一种划清界限的方法。

  一个大问题是,为某一特定任务而设计的机器是否能够实现自我感知,并通过互联网和物联网对其他机器产生影响。

  这是一个合乎逻辑的飞跃,表明汽车或机器人能够实现自我感知。但它们也有可能从背后侵入我们系统,并发起一场有威胁的革命。但这个漏洞令许多批评人工智能的人感到担忧。如果存在这样的漏洞,就必须尽早采取合适的立法行动。当我们发现这个漏洞已经被制造出来的时候,控制它就太晚了。因此,是否存在这种危险这种问题是无法回答的。

  另一个关于人工智能的讨论的角度,远远超出了我们对于在这个世界上所处位置的担忧程度。这个问题是,我们为什么需要人工智能,为什么我们如此热衷于将控制权交给机器?在这个世界上,我们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呢?如果我们把重大决定权交给机器人,我们还能做什么呢?

  我们愿意把控制权交给AI吗?

  人工智能最近在法律系统中首次亮相。目前正在进行的事例是创造一个完美的机器人法官,并可以让它取代人类法官最终做出裁决。

  另一个建议是,让一个拥有完美能力的机器人法官来支持一名人类法官,因为人类具有同情心、直觉以及机器无法复制的人性品质。这听起来像是一个更明智的解决方案,因为人工智能可以应用法律条文,提供建议的一系列句子,法官可以从中选择作为判断条件。为何不让AI做更正确的抉择?人类要逐渐交出控制权

  同样,在创新一种新产品的过程中,产品设计师也可以利用机器学习难以置信的天赋在成千上万种不同的排列组合中运行计算。我们总能使它们在利益链的末端能够运用常识,以确保计算机确实能把我们的最大利益放在它们的工作目标上。

  外科医生将被替换为拥有更稳定的机械手的机器人,能够更有效地在病人身上进行观察,并且能够更迅速地完成手术。但他们是否能够成为合格的外科医生?

  这是另一个问题出现的地方。如果手术死亡率下降,或者人工智能医生比人类医生更安全、更成功,这是完全可能的,那么给机器人外科医生一个更大的自主选择权将是合情合理的。

  所以,即使是人工智能也可能最终会实现选择自动化。

  但我们必须考虑人性。如果计算机总是正确的,那么我们最终将交出控制权。

  同时设计师们发现,电脑在一些情况下的处理效果更好,它们也将会得到更多的批准和放宽政策。如果人工智能法官每次都能做出一个完美的裁决,最终,人类法官会简单地将自己的裁决提交给人工智能法官。

  因此,我们也许根本不需要一场终结者式的起义。也许这是一个对将会发生的事的一个虚构与类比。我们也愿意将我们的决策权交给一个优秀的人工智能。一个强大的人工智能可以让我们的人类决策能力在下一代人里变得无关紧要。在完美的人工智能环境下长大的孩子很可能不会做出任何冲动的决定。

  由于懒于参与人情世故以及和简单知识的结合,使人工智能比人脑具有更多,更合理的处理能力。我们甚至可以把世界和每一个重大决定都交给那些从未寻求过额外控制权的人工智能。

  人工智能必须用来赋权人类

  与其将世界的控制权全部交给人工智能,我们难道不应该用人工智能来强化我们自己的决策吗?

  每当我想到人工智能应该如何工作时,我就会想到这一点——尤其是我们在德国仍在打造完整的人工智能建筑平台的时候。

  我们现在总是被种种事情分散注意力。我们专注于生活中重要决策的能力受到我们生活中的信息泛滥、智能手机持续的干扰,以及受限于第二天的生活压力中。我们需要把我们最平凡的任务交给人工智能,但一定要确保这是一个有人类意识的决定。为何不让AI做更正确的抉择?人类要逐渐交出控制权

  然而不幸的是,看起来大多数公司都在朝相反的方向发展。当然,我们可以逆转人工智能的发展方向,移除所有的自主选择权,将人工智能的作用下降到背后支持者的角色。但只要商业利益驱使我们实现完整的人工智能,这种情况就会有变故。为什么财富50强公司不希望承担客户决策的权力,而让人工智能做出所有的购买决定呢?

  如今,公司没有理由不去开发这样的人工智能,而且也没有法律禁止他们这样做。企业已经创造出了一些产品,这些产品利用人类天性中分等的优势,创造出对大多数人来说极其难以打破的购买习惯。

  可以想想语音管家Amazon dot。相信有一天,客户会将这一按钮的控制权交给人工智能,并且这并不是一件很遥远的事情。有了这个权利之后,人工智能能够知道他们做了什么决定,比如他们为我们购买了多少东西。

文章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