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贸服务平台 | 比购宝 | 检测通 | 小生意 | 行业会展网 | 产权交易中心 | 电商研究中心
如何看待西方论点称中国是半导体产业的“搅局者”?
http://www.ele001.com 2017-08-15 14:50:39 日经中文网
【中国电工电气网】讯

  任何国家都有权决定自身的发展策略,而中国决心发展半导体产业由来已久。中国每年进口芯片的金额达到千亿美元数量级,自主生产只有近10%,想要改变这种不合理的现状是一件天经地义的事情。因此,某些西方论点把矛头指向中国半导体业,称中国是“搅局者”是不公平的。

  矛头指向中国有失公允

  近期报道称,世界的半导体市场此前一直以美韩日厂商唱主角,现在中国企业正试图参与进来,指责中国企业的巨额投资很有可能成为半导体市场混乱的风险因素。

  任何国家都有权决定自身的发展策略,而中国决心发展半导体产业由来已久。中国每年进口芯片的金额达到千亿美元数量级,自主生产只有近10%,想要改变这种不合理的现状是一件天经地义的事情。因此,无论日经中文网,或是某些西方论点,把矛头指向中国半导体业,称中国是“搅局者”都是不公平的。

如何看待西方论点称中国是半导体产业的“搅局者”

  客观地说,近期中国发展半导体业采取的策略与之前有所不同,抓住了事关产业命脉的资金问题。“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以下简称大基金)釆用入股企业的方法,并要求投资取得回报,与国际上通行的作法相一致,只是在规模上和时间点上让国外同行感觉“来势汹汹”而已。即便如此,大基金的投资规模与几家全球领先公司如三星、台积电等相比也是相形见绌的。

  市场竞争与搅局者

  只要是公平的市场竞争,“搅局者”可以改变行业现状,推动市场竞争在新的态势下达到新的平衡。这是产业进步的表现。

  观察全球半导体业的发展历程可以发现,“搅局者”并不少见。如全球代工业中,三星异军突起,就可被看作是“搅局者”。三星扬言今年的代工营收要超过居第二位的格罗方德,并要与代工老大台积电比拼高下,显见三星是想要改变全球代工的竞争格局。

  在半导体设备业方面,ASML表示其EUV光刻机将很快步入实用化,在两年内光源功率提升至产业要求的250瓦水平,目前已在全球安装了14台,客户包括英特尔、三星、台积电及格罗方德,未来尚有21台等待发货,其中英特尔是大客户。

  众所周知,观察全球半导体业的发展进程,先进工艺制程竞赛一直是”热点”,台积电、三星、英特尔,甚至格罗方德都不甘落后。目前,采用浸液式光刻方法已可达7纳米,将于2018年实现量产,但是这种工艺要使用三次或者四次图形曝光工艺,大大增加了生产周期与成本。如果改用EUV光刻工艺,将有效地简化产品设计,与三次或者四次图形曝光工艺相比较,成本方面可能节省。因此EUV光刻工艺的导入,在全球半导体业发展中是一次质的飞跃,是延伸“摩尔定律”的有力武器。它有可能改变目前芯片制造商中前几位的排名,并对未来半导体业的发展产生深远影响。所以EUV光刻设备的导入也可看作是一个“搅局者”,而且是一个强有力的“搅局者”。

  因此,对于“谁是搅局者”不能有“双重标准”,应该一视同仁,从根本上它们可能都是推动半导体业持续进步的动力源。

  中国加入存储器行列

  从半导体产业发展的历史来看,凡是打“翻身仗”都是从存储器入手,并已经成功实现过两次:一次是日本半导体的发展,另一次是韩国半导体的成长。

  如今,中国半导体想要崛起,发展存储器是一条值得尝试的路径。当然,中国的目的与此前日韩并不完全相同,主要目的并不是想要超越韩国存储器老大的位置。此次中国存储器的发展,主要是为了自用,目的是提高芯片的国产化率。

  据集邦咨询(TrendForce)的数据,2016年全球存储器销售额超过800亿美元,而中国市场消耗25%以上。中国半导体产业为了减少进口,增加国产化率,目前有三股力量,包括长江存储、合肥睿力及福建晋华,分别聚焦不同的存储器产品。就目前的进度来看,三家都处在建厂及技术与人才准备阶段,离量产尚有一段距离,尚不能言及最终成功。

  近20年来,全球半导体领域不乏退出存储器业的厂商,如德国奇梦达倒闭,美光兼并日本的尔必达等,但鲜有新加入者。这反映出全球存储器业的入门门槛高,竞争激烈。所以此次中国半导体业进军存储器引起国外同行的警觉也是合乎情理的,而中国半导体业自主发展存储器的要求是合理的。

  在全球存储器业中,竞争变得更为激烈。一方面是DRAM继续向1x纳米进军,从缩小尺寸角度来看,15纳米可能是极限,三星肯定走在最前面,目前它拥有DRAM及NAND闪存产能各有40万片(按12英寸晶圆计)。而另一方面,在2DNAND向3DNAND转移中,三星、美光、东芝、西数、海力士等都扬言近期要开始64层3DNAND的量产出货,并全力向96层3DNAND挺进。而中国的长江存储是一个“新进者”,它仅是可能于2018年出货32层3DNAND,与三星等的差距至少2代以上。

  分析天时、地利与人和,中国似乎都具备了一定的条件,但是要实现存储器芯片制造的突破必须十分清醒,仅拥有广大的市场与足够的投资可能还不一定能获得最后的成功,还需要有专业人才的配合及详尽的专利应对策略,并要有一股气势与勇气,关键是能把制造成本降下来,同时还需要加强芯片生产线的严格管理。

  到目前为止,对于中国存储器业的突破,外界似乎并不看好。然而,在全球存储产业进行大转移的时刻,中国半导体业应勇于加入,力争能得到公平竞争的机会。而且,现阶段尽管中国半导体业有三股力量在集结,但是理性分析,在2020年之前这些芯片生产线仍处在产能爬坡阶段,销售额都不会太高。

  全球存储器业总是周期性起伏的,只有坚持到底,不惧怕暂时的亏损,才有可能成功。分析机构Gartner按以往的经验进行了预测,认为2019年时存储器业可能进入下降周期。显然中国的存储器业不可能赶上2019年之前的荣景了,只能把希望寄托于在下一波存储器的上升周期中,能有令人满意的表现。

  中国半导体业在存储器中突破,首先是为了满足自用需求,与先进厂商之间尚有很大差距,目前也不具备挑战台积电、三星及英特尔等巨头的实力。由于中国的加入,全球存储器业中后几位的排名可能会发生改变。

  同时要强调的是,中国半导体业必须十分淸醒,一定要稳步前进,尊重知识产权,与全球存储器业者开展公平的竞争成为受同行尊敬的“搅局者”。

文章关键字: